大花鞋

作者:于新生    时间:2006-08-27    点击:2258分享到:更多



花鞋样儿(民间剪纸)


大花鞋

于新生


    这是听母亲讲过的一个故事。

    说不清老辈儿从啥时起开始让女人们裹脚,女孩子小小的年纪就硬是把好好的脚板儿用布缠起来,在脚趾处裹折成一个尖儿,叫做“三寸金莲儿”。这可是老祖宗立下的规矩,说是女人这脚越小越“好看”,脚越小人也就越“美”,不裹脚的女人:“丑”!没人要。

    八里庄有户人家,只生了一个女儿,小名花儿。这花儿自小就楞,有股男孩子气,与村里的小子们打架从没吃过亏儿,男娃们都怕她。

    花儿犟,要命也不裹脚,她那额头被爹的铜烟袋锅儿敲得变了青,破了皮儿,也拿她没办法。不裹就不裹吧!可不裹脚,将来怎么找主儿呢?



骑马的女人(民间剪纸)


    花儿长大了,更是一副男人相:人高马大,粗手大脚,那肩膀儿楞宽,腰板儿楞硬,就看她穿的那双鞋,足足要有一尺长。这花儿不会绣花,不会做衣,倒是喜欢拳脚棍棒,专爱干爷们事儿。细看花儿那长相,长的虽像男人,其实模样儿也并不难看,可就因为这双大脚,人都快三十了还是没人娶。家里人为这事操碎了心。

    十里铺有户姓夏的,生得一个儿子,叫石柱。这娃儿虽叫石柱,却长得细皮嫩肉,说话带着娘娘腔,自小娇气。石柱八岁就娶了媳妇,这媳妇个小、脚小,比石柱长九岁,是个能干不说的老实女人。这女人在夏家可是既当“老婆”又当“妈”,家里的活得她干,地里的活也得她干,可还是稍有不慎就要挨婆婆的一顿臭骂。石柱娘是个出了名的厉害茬儿,一家老少全得听她的。她教训媳妇时总是拿着一根翻饼杖,一面骂一面敲媳妇的头,常把个媳妇打的鼻青脸肿。石柱虽然也心痛媳妇,可老娘面前哪敢做声?这媳妇也只有以泪洗面,满肚子委屈往肚子里咽。一个小脚女人可受不了这般折腾,在石柱十八那年,女人就患病死了。自那以后,就因石柱娘的厉害劲儿和石柱的窝囊样儿,没姑娘敢再进夏家的门儿。这不,石柱转眼也快三十了,仍没续弦儿。

    有人给花儿提起这事儿,花儿倒是满不在乎,说:“只要石柱不嫌我脚大,我就愿意。至于她娘,我还就真不信能厉害到哪里去!”

    石柱自然也没啥条件可讲,只要有女人肯进门就成。亲事就这样定了。

    嫁妆是花儿娘一手制办的,最麻烦的是那双超大的红花鞋,花儿娘做了两遍。第一遍为了让花儿的脚显得小点儿,做出来花儿穿上直喊紧,说啥也不穿。没办法,只有照她脚的实际大小重做一遍。这红色的花鞋,花儿穿上就像两只扇风的蒲扇。

    成亲那天,轿帘儿打开,花儿刚迈下了一只脚,不想那迎亲的石柱见了大惊失色地脱口叫道:“好大的花鞋!”惹得众人好一阵子轰笑。从此花儿便得了这“大花鞋”的雅号,背后没人再叫她花儿了。

    花儿过门后,那婆婆便又使出了以往那管教媳妇的老招儿,动不动地就站在院当中一阵叫骂。花儿干活不怕,可就是听不惯婆婆那扯破噪子骂天的声儿。一天,婆婆让花儿洗衣,没想这花儿手重,没几下就把衣裳挫了个大口子。婆婆见了大发雷霆:“你这该杀的笨驴,饭倒吃得不少,可就是干不了活儿,长那一双大笨手只是端碗吃饭的?我夏家不养笨驴!”花儿哪吃这套?一脚便把洗衣盆踢了个底朝天,干脆,罢工! 婆婆也从没受过这样的气,哪里容得媳妇如此地不敬?抄起她那根翻饼杖就要敲花儿的头,没想这花儿把那翻饼杖一把夺过,双手往腿上一磕,就成了两截儿。婆婆见打不了花儿,只气得摔碗砸盆,高叫:“阳沟里翻船了! 媳妇翻天了! 这日子没法过了!”花儿冲婆婆说:“摔碗砸盆算啥本事?你说这日子不过了,我干脆替你推墙扒屋!”说着抄过一把镢头便上了房顶,不一会就把房瓦掀下了一大片。这婆婆见状立马傻了眼,只气得大喘气,瞪眼睛,那噪子却像突然塞上了团棉花,再也骂不出声来。众人让石柱去把花儿拉下来,可不管石柱怎么说,这花儿就是不停手。婆婆这下可彻底泻了,向花儿哀求道:“石柱他家里,我服你就是了,以后我啥都不管了,这家就你说了算。”

    从这以后,夏家再没听见过那婆婆的叫骂声,花儿也就在这十里八村更是出了名。

    花儿真地当起了家。只几年工夫就为夏家又盖起了门口朝外的五间街房儿,花儿就用这五间街房开了一家粮店,起名儿叫“长足粮庄”,让那石柱坐店管帐。

    这“长足粮庄”可是以诚待人,实打实地做买卖,从不欺行霸市,因而这买卖也做得红火。又不几年,夏家就成了十里铺的大户儿。

    那年村上闹土匪,石柱被绑了票儿。土匪传信:“带一百大洋去后沟领人,否则就撕票儿。”这花儿一听便火了,她哪听这摆摆?就让人给土匪捎去了一双大花鞋,回话儿说:“姑奶奶没别的,就这双大花鞋,有种的就让你们的头儿约个地方跟姑奶奶单独交个手儿。输了,砸锅买铁也给你凑上一百大洋。赢了,人我领回。如不答应,你们就是些娘们,以后别再当男人!”这土匪头儿人称胡子刘,使得双枪快马,也很有烈性儿。既然是一个女人跟他叫劲儿,说什么也别为了一百大洋丢了这男人的脸面,当下回信儿:“照办!”

    第二天,听说花儿独自一人来到后沟,那胡子刘也如约而至。可没有人看到那胡子刘跟花儿怎样交手,谁输谁赢,只是石柱被放了回来,那胡子刘还认了花儿做干姐。有人说:是大花鞋把胡子刘给打输了,胡子刘甘拜下风;有人说:大花鞋根本就没打赢胡子刘,是胡子刘敬重她的豪气和胆识,主动把石柱给放了。

    后来胡子刘拉杆子打鬼子,花儿倒是真地凑了一百大洋送了过去。



队伍下山(民间剪纸)


    这胡子刘也真有种儿,带着他那二三十个哥们,把小鬼子们折腾得整日坐卧不宁。可没想到这人群里也有混蛋。这天,胡子刘刚到后沟住下,就有人向小鬼子告了密。鬼子把后沟围起来打了整整一天一夜。最后,胡子刘和他那些哥们把子弹都打没了,鬼子冲了上来。胡子刘脱光了上身高喊:“哥们儿!来呀!是咱们再转娘胎的时候了,今个儿就让咱死个痛快,杀小鬼子啊!”哥们儿跟着胡子刘同冲上来的鬼子扭到了一起……

    胡子刘死了,他与那些哥们儿的尸体被鬼子拖到沟边示众,没人敢去收尸。花儿趁天黑摸到后沟,给光着膀子的胡子刘擦净了身子,穿了衣裳,把他跟那些哥们儿一块埋了。她咬着牙发誓:定要杀几个鬼子为她这干弟弟报仇雪恨。

    胡子刘死了以后,鬼子们的胆儿大了起来,开始三三两两地到据点周围的村里抢东西。

这天花儿走娘家回来,路上迎面碰上了两个鬼子和一个汉奸。

    鬼子见花儿大手大脚,怀疑她是男扮女妆的抗日分子,一个鬼子用刺刀顶住花儿的腰,用半生不熟的中国话嚷道:“你的,真正的花姑娘的不是,脚大大的长,是男扮女装的八路的干活!”

    花儿却不慌不忙,把那盖着蓝印花布的竹提篮顺手放在地上,然后伸了伸胳膊,又搕了搕手指,只听那手指的骨节“咯吧”作响,她眼睛半睁半闭地朝着鬼子说:“姑奶奶是长了一双比男人都长的大脚,像男人不假,可男人那有我这俩女人的奶子?”说着便解开怀儿,红肚兜下是隆起的胸脯。

    “哇!是大大的,真真的花姑娘的干活!”两个鬼子收了刺刀,嬉笑着一起围了上来。

    花儿眼睛突然瞪圆了,喊了声:“来吧! 姑奶奶这儿正等着你呢!”双手一抻便卡住了两个鬼子的脖子,一边一个挟到了胳膊底下,一用力,那俩鬼子的身子便挺直了,脚不停地乱蹬。花儿朝着后沟方向大喊:“刘兄弟!花儿替你报仇了!”随后再一使劲儿,那俩鬼子的身子立时软了下来,花儿把鬼子往地上一扔,骂道:“想吃姑奶奶的奶,没那便宜! 你们只配尝尝姑奶奶的脚!”说完朝两个鬼子身上每人狠狠地一跺……

    那汉奸早吓呆了,定了定神儿把枪一扔转身想跑。花儿喝道:“别跑!我今天只杀鬼子不杀你。可有一条儿,如果你以后还死心踏地跟小鬼子干事儿,被老娘碰上也决饶不了你。去!回去就说是八路下山把这鬼子杀了。”

    汉奸回去后,对鬼子们说是碰上了神功八路,这八路不用枪不用刀,双手一抻就杀人。鬼子们吓破了胆儿,再也不敢三三两两地出来走动。



生子(民间剪纸)


    花儿三十六那年坐了胚。生这孩子花儿可受了罪,整整的一天,孩子就是生不下来。气得她对着石柱大骂:“你们这些男人真不是东西,只知道自己当时痛快,却让我们娘们受这活罪!”石柱见花儿那难受的样子,挫着手跺着脚,急得直哭。花儿道:“哭个屁!大男人还怕死个老婆?死了就再找个,女人有的是!”

    孩子总算生了下来,是个又黑又胖的小子。花儿瘫倒在坑上,从来没有过的疲惫,此时她体会到了做女人的真正滋味。

    从此,花儿的性格变了许多,她开始笨手笨脚地给儿子绣个虎头帽儿,做个红肚兜儿,尽管那活儿干得脱茬漏毛儿,出奇地难看,可在花儿来说,却认为自己是干了些了不起的大事。

    她开始埋怨自己的大脚:“孩他爹,我这大脚是不是真地难看?不怕别的,就怕咱孩子长大了嫌娘丑,让孩子出去见不得人。”

    这回石柱倒是来了爷们劲儿:“他敢! 要是他真地嫌娘丑,我就打个狗崽子!让他滚出这夏家的门!”

花儿用膀子顶了石柱一下,凑到石柱耳边轻声地说:“净胡说,你如敢打我这宝贝儿子,我就先让你滚出这家门,再也甭想上我这炕!”

    石柱望着花儿的脸,那脸上是从来没有过的女人味儿。

    至于后来,听母亲说,花儿那大手练就了一手巧活儿,她能给儿子做出真正地道的虎头帽和红肚兜儿,她那双大脚上也穿上了自己做的大花鞋。

20013月于潍坊


上一篇     下一篇

地址:山东工艺美术学院造型学院 (山东省济南市长清区科技园路)邮编:250300
电 话:0531-82125501 89626357(办公室) 手机:15098778810
鲁ICP备14004444号 网站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