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湖上过喜船

作者:于新生    时间:2006-08-27    点击:2432分享到:更多


《喜船》于新生  于迪   2000年  熟宣、水彩等

2004年获第十届全国美展银奖

2003年第十二届文化部全国群星奖银奖

2001年5月第六届全国年画展览银奖

2008年10月获中共山东省委、山东省人民政府泰山文艺奖




莲花湖上过喜船

――由创作《喜船》所想到的

于新生


     我对自己说:“这将是我画的最后一张年画”,可不知道,我说这话到底算不算数。
    在“改天换地”的那个年代,曾有句时髦话,叫“移风移俗”,就是在这句话的号召下,许多古老的民俗和艺术形态被人为的改造了。年画作为传统民俗的一种重要形态,自然也是面目全非:内容变了,形式变了,即是在那些不能变的“旧瓶”里,也要装上“新酒”┉┉但这种人为的改造也许是暂时的,当“风潮”过去,“气候”适宜的时候,它便又像野火烧过的草,在老根上又发了芽出来。
    “文变染乎世情,兴废系乎时序”(刘勰《文心雕龙》),当民俗和人的生活环境在社会的发展中被自然而然的进化时,那些依附于旧有风俗的艺术形式恐怕就会不得不依环境的改变而改变,甚至消失了:人们的服饰在随时代改变;古人那些用来祭祀的精美铜器和用于战争的铜剑利簇也成为了历史的陈迹.....年画,这个装饰旧民居并繁荣一时的艺术品类,也正在旧民居的不断改造和消失中,在随之转化和逐渐的消失。这是社会发展给物类变化带来的必然!
    无奈,那些曾研究过年画、改造过年画、创作过年画、同年画深有情感的画年画的人,不得不封笔了、改行了,这也许就是“笔墨当随时代”吧!
    我虽然不是一直倾心于年画的人,可是对年画的研究和创作却占去了我艺术精力的相当部分,我不止一次的对自己说:算了,识时务吧!  再别去画年画了。可一到时候,又难免忍不住动起手来。
    “全国又要搞年画展了!”是出版社传来的消息。这说不上是个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只是觉得这消息有点像失去联系而又不期而至的一封家书。是啊!多年没有跟出版社的年画沾边儿了,可这并不是我不愿沾边儿,而是出版社很长时间也没跟年画沾边了.那里,已经很长时间没出版过年画了。
    记得前些年,年画还是民居的一种普及性装饰品的时侯,出版社每年都有大量的年画出版,一家出版社一年要出上百种,上千万张,甚至上亿张。我们这些画年画的人为了保证画稿的数量和质量,会像定期聚会一样,一年两度被组织参加创作班。“老年”〔年画作者对自已的戏称〕们此时聚于一处,谈笑画画,其乐融融。
    后来年画发行萎缩了,年画创作班停办了,“老年”们多年也碰不了一回面,但偶而碰上了,自然是“他乡遇故知”,还是像老兄弟一样亲。
    现在又有画年画的机会了,我对自己说:再画一张吧!也算是对旧“情人”有个了结。
    《喜船》,这是我再三考虑的一个半新不旧的题材.不是为了风格上的出新,也不是为了对原有程式的超越,而只是一次怀旧,为了把它画成一张年画,再去品味体会一次那喜庆、热烈、丰富的画面与我情感的交融。 是在对年画的认识作一次总结,又是在对年画的情愫作一次回顾,我要把对年画的感受尽可能的表现在我所期待的画面上。
    莲花湖上:莲花盛开,鱼儿怀胎,那些鱼儿在莲丛中串戏,羞涩的莲花结成了籽儿┉┉这是一个古老的暗语,无论是在民间的年画中,还是剪纸中、印染中、刺绣中,它象征的是一个永恒的主题:生殖的崇拜、两性的结合、人类的传承、后代的繁衍。
    一条结婚的喜船从莲花湖上划过。船上张灯结彩,笙乐高鸣,亲朋欢聚,彩花纷飞。新郎和新娘被簇拥在欢乐的人群间,是一段人生的结束,又是新一段人生的开始。喜庆,是年画所必有的气氛:生命在这喜庆中焕发生机,前景在这喜庆中充满光明,苦难在这喜庆中消失殆尽,生活在这喜庆中繁荣昌盛┉┉
    我喜欢民间木板年画中那刚劲有力的线条:那些用单刀雕刻出来的直线和弧线形成了最为单纯的造型因素:简洁、干练、朴实、大方。但它又不是冷漠的,在它的运用中,你可以感受到:艺术创造者们那心脏的跳动、血液的流淌和情感的涌动。
    我喜欢民间木板年画那单纯而又强烈的色彩:那些红、绿、紫、黄跳跃着的色块,毫不含虚的,在画面上穿插、拼凑、相合,形成一首单纯热烈、铿锵有力、节奏明快而又浑然一体的乐章。它干脆、直接,没有迟缓地忧虑,没有娇柔地造作。
    喜船从莲花湖上划过去了,鼓乐渐远了,湖面上没有留下船的痕迹,除了那些星星点点的彩花漂在湖面上,似乎什么也没发生过。彩花不久也会沉下去,那时,你就什么也看不到了┉┉
    现在人们不再用喜船了,因为时髦的轿车比古老的喜船更来的排场。人们也不再去划过莲花湖了,因为那生殖的隐语无须再借鱼莲相戏来作表达。
    后有来日:也许人们会在老式的喜船上改装上现代的马达;也许人们会用喜船的船板去装饰豪华的客厅;也许会有人会把我的这张画保存下来,让你知道莲花湖上曾划过喜船,这张画的品类叫年画┉┉
   年画这条船也要从艺术的历史上划过了,但民间年画曾有的辉煌已载入艺术史册,它留下了永远让人眷恋的印迹。


2001年12月于潍坊



《喜船》局部


《喜船》局部


《喜船》局部


《喜船》局部


《喜船》局部


《喜船》局部


上一篇     下一篇

地址:山东工艺美术学院造型学院 (山东省济南市长清区科技园路)邮编:250300

鲁ICP备14004444号 网站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