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晋采风

作者:于新生    时间:2012-12-09    点击:1123分享到:更多


秦兵马俑


陕晋采风

于新生

 

    2008年4月12日至27日带山东工艺美术学院05、06级国画人物工作室学生赴陕西、山西采风,经西安、延安、米脂、平遥、芮城、三门峡等地,考察了乾陵、茂陵、秦兵马俑、米脂老宅、杨家沟、平遥古城、永乐宫、虢国博物馆等处,并于米脂圪凹店写生六天,收获颇丰。

长安怀古

    巨大的王陵是帝王永远的宫殿。地下那些“侍死如侍生”备主人独享的奇珍异宝,主人其实早已无法享用,只留下了盗墓者的垂涎、后人期待它重见天日时的惊叹和难解的历史迷团。闻英雄当初,率铁骑横扫天下成始皇之帝:并六雄国一统,制度量衡一统,类书文字一统。问秦皇今日何在?英雄跃马终黄土!可本于黄土的兵马俑却保存了下来,这些没有生命的躯体,比真正的生命更长久。

汉陶俑


    古人已逝,鸿门犹在。岁月剥去了丝质的衣服,泥质的躯体露了出来,没有了隐私,自然也无了羞涩,展示出来的是赤裸着的历史和文明。与秦俑相比,因节衣缩食缩小了比例的汉代兵马俑,似乎是缩小了帝王的心胸和气魄,但“以德化民”和对民生的体恤,却致国家休养生息,国富民安。司马迁《史记·平准书》有记:“非遇水旱之灾,民则人给家足,都鄙廪庾皆满,而府库余货财。京师之钱累巨万,贯朽而不可校;太仓之粟,陈陈相因,充溢露积于外,至腐败不可食。”可见:以身垂范天下,所带来的是文景之治和天下归心。




霍去病墓石刻


霍去病墓石刻


    忽略了躯壳,雕出了灵魂。是“天人合一”,是“物我两忘”,是“出神入化”,是“道法自然”,是挥师漠北之雄风,是马踏胡虏之凯旋。骠骑大将军霍去病墓的石刻尽显雄浑气度,成化大匠风采,这些赋予了生命的硕大石块,可与世界上任何艺术大师的作品媲美。

    高耸的无字碑,一座女人的丰碑,在中国帝王陵中它显现出与众不同的风姿。碑无字,却史有记。武则天,在历史舞台上她让女人扬眉吐气,尽显风流。


乾陵无字碑


栓马桩


    你体会到了现代人对轿车的钟爱,就感觉到了古代人对马的钟情。瞧!这些被雕刻了精美造型并赋予了吉祥寓意的栓马桩,就是古人的“驻车场”。

 

黄土情韵

 

    外面的世界是精彩的,外面的风是清新的,外面的情怀是欢乐的外面的旅途是奇妙的……


黄土塬


    远古的季风吹起漫天沙尘在这里垒塑起一片茫茫高原,万年的雨水又在这高原上雕镂出气象万千。一曲信天游天下皆听,一河黄土水源源流长。仰韶、半坡、马家窑彩陶惊世,皮影、剪纸、大腰鼓尽显民风。



杨家沟


    难以想象,这个不起眼的杨家沟就是毛泽东转战陕北时中央机关的所在地。可当时谁知?仅事隔几年,这个隐蔽在山沟里难以找到的政府就进驻“皇城”,在北京成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


今日延安


    站在延安高处俯望,会发现:传统的古建筑、西式的现代建筑与革命圣地的标志建筑在这块土地上共存。传统、现代与政治的融合,东方、西方与国情的交汇,也许就是当代的中国特色

陕晋民居

 

    “破旧立新”曾让几百、上千年的文化遗存毁于一旦,在“实用”和“时髦”面前, 文化总是那样地不堪一击!有了钱就搞建设,搞建设就先“破坏”,成了某些政客和款爷的通病。这里,由于贫穷才不建设,由于不建设才留得了这么多的老式民居。还是先有文化再致富吧!致富了的人更要有文化,没有文化的富有还不如安分守己的贫穷!

平遥古城


米脂民居


    平遥,一座保存相当完整的古城,它的保护和修缮是在当代居民的继续实用中进行的。这是一片“活”着的文化遗产。走近它的每块空间、每个角落,你都会发现中国传统文化真正诱人的美。

    随坡而居,顺其自然。窑洞,这些依然保留了老祖宗穴居遗风的特殊民居,让人与黄土高原融合在了一起。土生土长,土里土气,这土孕育了生命,孕育了性格,孕育了精神,也蕴涵了文化。窑门是窑洞最为讲究的“脸面”,是美的体现,是财的夸耀。人家贫富有别,窑门变化种种。


窑洞


陕北人家


窑门



    居高临下,错落相宜,玲珑剔透,布局合理。砖、木、石三雕含祈福纳祥、驱邪避害之寓意,“明五、暗四、六厢窑”(1)见整体设计、建筑规格之等级。姜氏庄园:黄土高原上一座奇特的城堡庄园,尽显“大岳屏藩”(2)之雄姿。

    陕晋数日,连来阴雨。细雨中撑伞观景,与学生共讨画艺,信笔述怀,得速写多幅。

 

    (1)“明五暗四六厢窑”为陕西地区最高等级的窑洞式院落。

    (2)“大岳屏藩”为该庄园主人姜耀祖在大门上方的亲笔题词,有依恃高山以抵御入侵之敌之意。

 

2008年4月于山西


上一篇     下一篇

地址:山东工艺美术学院造型学院 (山东省济南市长清区科技园路)邮编:250300

鲁ICP备14004444号 网站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