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南随记

作者:于新生    时间:2012-12-09    点击:1450分享到:更多

皖南随记


于新生

 

    2010年4月19日带山东工艺美院08级国画人物、山水班学生40人赴安徽黟县宏村、西递、南屏、屏山、关麓、卢村及黄山等地采风写生,历时两周,得写生稿及照片资料诸多。

 

    连日春雨,晨初晴。出外信步远望:青山云绕,晨雾幻化清湖如镜,倒影旖旎蔬禾挂露,田原如洗…… 好一片鱼米之乡!古村老宅聚于湖光山色中,几声鸡鸣牛呜隐约传来…… 皖南,晨起了。

    有些云雾仍恋恋不舍地聚集着,纱一样遮掩着它的身体,若隐若现,朔迷离,吸引你走近它,继而进入它的腹地,总想看清它的面容…… 待阳光把纱全部揭开,云雾散去,它一览无余的直白,一切不再神秘,朗朗大方地让白日把晥南的形貌展示无遗

    我看清你了但我说不清:是喜欢你直白裸露还是更喜欢你遮掩中的想象?在这里,两种不同的情景都是绝顶的美!

    动物们也搀和到了这美丽的风景里,鸭子们出操似地排成一溜,依次跳进贯通村落的溪水中,摆扭摆扭地游出了水中弯曲延伸的波纹;农闲时节的水牛们在田间慢条斯理地啃着青草,老者踱步似地踩踏着悠闲的阳光;猫儿在属于它们的通道上行走,轻盈地跳窜、嘻戏、进出、隐现在古老院落间斑驳的岁月里……风景,有它们而自然,有它们而情趣,有它们而多姿,有它们而生机……这里,也是它们的家园。

    粉墙黛瓦,鳞次栉比跌宕起伏,错落有致。马头墙高耸的脊背驮载了多少飞黄腾达的祈望;门楣罩飞翘的鱼龙幻化了多少望子成龙的梦想。造宅者欲臻天时、地利、人和诸吉咸备,成天人祥和境界。老宅虽存,可几百年风雨成斑驳的沧桑……

    四周高墙封闭,独与天通。天井厅堂之内,日望青天,夜观星斗,雕祈福之形于梁,画纳祥之图于栋,奉天之命,呈瑞之祥,见雨露“四水归堂”,唯不见四方世界。坐“井”观天,封建自闭,只谓:“知足常乐”!绣楼之上,闺房之中,却总禁不住常开槛窗外望:寄相思观渺茫云路,览新奇窥生机流光……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社则有屋,宗则有祠”。祠堂气势雄伟,庄重肃穆,规矩森严,后代敬仰这里是祖先的居所,也是村寨精神、地位、权势的象征。可现在也不防让张艺谋改成一座“老杨家染坊”:摆几架绞车,挂几丈彩绫,演绎一出男女出格的《菊豆》故事[1]。

    木雕楼里的精美木雕不知凝聚了能工巧匠的多少心智,那里有理想天堂、未来世界、处世规范、行为准则,它是民俗文化千年延续的教科书。可上面那些被人们历代敬奉的精美形象在“文化革命”中却多已被削去了头颅,使它们不得不有身无头地活在这美丽的风景中。这些残缺的文化遗存,给历史留下了时常隐然作痛的创伤。

    高耸的宅墙挤出一条狭窄老巷,多些时候阳光被阻挡在老巷的外面,老巷幽深阴暗可太阳总会拐弯抹角在每天某一时刻照亮这里,尽管时间短暂,老巷也会辉煌……走过阴,穿过老巷。听!尽头的鸟语……那边豁然开朗!

    冬去了,又见几挂红灯盈门;春来了,再添几笔绿枝出墙。

 

    [1]张艺谋拍摄电影《菊豆》时,将此处一祠堂改成了“老杨家染坊”。

2010年4月于安徽宏村



 
晥南雨晴
 
古宅
 
有动物的风景
 
有动物的风景
 
有动物的风景
 
天井
 
绣楼
 
木雕楼
 
祠堂
 
张艺谋拍《菊豆》的祠堂
 
老巷
 
冬去了,又见几挂红灯盈门
 
春来了,再添几笔绿枝出墙

上一篇     下一篇

地址:山东工艺美术学院造型学院 (山东省济南市长清区科技园路)邮编:250300

鲁ICP备14004444号 网站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