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学画之路(二)

作者:于新生    时间:2022-10-29    点击:1248




我的学画之路

 

于新生


(二)

 

学绘画时,主要是从兴趣出发,以自学为主,然后便开始搞一些创作,也就是说我的绘画之路开始并不是从专门学校出来的,是在自学和创作中不断补充完善的。但当时我并非没有上学的机会,只是这些机会由于种种原因被阻止或错过了。

第一次机会是我到县电影管理站工作不久,那时山东五七艺校(山东艺术学院前身)文革后刚恢复招生,负责到昌潍地区招生的是李振才老师,他很想能招到有培养前途的学生,在了解到我的情况后,就专程到寿光电影管理站来找我。看过我的作品,他非常希望能把我招进五七艺校。但入学须经县文化主管部门同意,李振才老师就到县文教科去沟通这事,不料文教科领导竟然一口回绝,理由是:这是我们的人,不能你们想要就要!


青年时代(1978)


大约又过了一年,国家正式恢复高考,各大艺术院校也都开始招生。按区域划分,华东地区的美术考生除报考本省院校外,还可报考浙江美院。我当然不能错过这个机会,马上按照招生要求报了名。报完名之后,我便去参加了山东出版社在日照组织的年画创作,一个半月后创作结束,也正好到了考试的时间。考点设在济南,考试内容除了专业课外,还需考语文和政治。由于考前我在日照搞创作,没有时间和机会了解考试的事,当我看到有的考生拿着政治复习提纲时,才知道原来还有复习提纲这事,但一切已经来不及了,只好匆忙上阵参考。因政治没有复习,结果只考了20分,但专业创作成绩却是考了山东考区的最高分。当时政治要求必须得过60分及格线,如不及格就不能入取。据说为了我这事,来山东招生的全山石老师感到非常惋惜,他对山东本地院校招生的老师提议说:很遗憾这个学生我们没能招进来,你们如能招的话最好招进去。一天,我正在省美术馆参加山东年画进京展的创作,当时在曲阜师范大学负责美术招生的谭英林老师到美术馆来找我,从他那里我了解到了这次考浙美的情况。他问我愿不愿意去曲阜师范大学,如果愿意的话,可尽量为我争取。由于当时我除报考浙江美院外,山东的其他艺术院校均未报名,现到了这种境地,自然是有学上就行。于是潭英林老师就到山东省教革委去反映情况并为我争取,但答复的结果同样是:政治不及格,其他专业成绩再好也不行。我见事已至此,也只能等待来年再考。第二年报考时,我认真地复习了政治,以免重蹈不及格之复辙。可没想到这次单位负责人去请示县文教科的领导,文教科领导则以单位用人为由直接拒绝了我的报考要求。没有单位出具同意报考的证明,自此,我也就无法再参加高考了。


青年时代(1979)


就在对上学不抱有任何希望的时候,1981年我突然收到了中央美院冯真教授的一封来信。信的内容是:中央美院成立年画、连环画系,现缺少这方面的师资,因山东年画在全国有较大影响,我们非常希望能从山东招一位青年老师进美院参与年画教学(未结婚,避免给以后家属调动带来麻烦)。经了解,山东的好几位画家一致推荐了你。我们的具体办法是:先通过招研究生的方式招进来,直接参与本科教学,毕业后留校,这样可免除人员调动的复杂手续。希望你能把你的作品照片及有关年画方面的理论文章寄给我们,作为我们研究并报学校领导的依据。收到这封来信后,我便抓紧拍了作品照片(那时没有彩色照片,只能拍黑白的),又写了一篇关于民间年画艺术特征的文章,给冯老师寄了过去。时间不长,冯老师就回信了:作品及文章收到,经研究并报院领导同意,我们非常希望你能来,随信寄研究生表格一份,请按表格要求填写相关内容及单位意见后寄回。我拿到这封信之后,马上去找文化部门的领导请示。此时文教科已分成了文化局和教育局,主管文化的新换了一位领导。这位领导看过信后,对我神情严肃地说:你先回去,等研究研究再说!可我等了一段时间,一直没等到研究的结果,只好又去找这位领导。领导说:研究了。三条:第一,不同意!第二,如果你实在想去,那就写辞职报告,你不是这里的人了,我们也就管不着你,你愿意去哪就去哪!第三,你如果不辞职的话,就好好干好本职工作!得此答复,我只好写信把这情况告诉冯真老师,问她我是否可辞了职去。冯老师很快又回信:你的情况我们向院领导做了汇报,院人事部门说,如辞职的话,就无单位出具本人鉴定意见,这样不合手续,也无法接收,还是要让你继续做本单位的工作。冯老师还补充说:这个位置会给你留着,什么时候做通工作了什么时候来。可文化部门这位领导的工作我一直做不通,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没办法,就又去找县里主管文化的一位领导,县领导拿过信件去看了一下说:你这是私人信件,不是调令公函,这个不行!一年后,研究生开始加试外语,由于我外语不好,文化部门工作又做不通,这事也就只能不了了之。多年后,我见到冯老师,她对这事仍耿耿于怀,对我说:你当时因不能辞职没有到中央美院,真是太遗憾了,如放到现在这形势就好了,要辞职辞就是了!可至此时,中央美院的年连系已经撤消不存在了。


拜访冯真教授

与冯真教授在中国美术馆


 不过,后来我还是终于有了一个上学的机会。1986年,省文化厅委托山东艺术学院招收有学历的文化干部班,由于这次是上级文化部门下的正式文件,基层文化部门没有理由再进行阻拦,于是我便顺利的考入了山东艺术学院的文干班,也总算是有了个学历。毕业时,艺术学院的单应桂老师想争取让我留校,在她的努力奔走下,这事也有了眉目,可由于当时人事调动要求不能造成新的两地分居,学校临时又不好安排家属,就决定先以借调的方式将我借调到艺术学院,在借调期间如家属工作有了着落,再办正式调动手续。于是我拿着借调函又去找那领导,领导大概知道这事可能是有去无回,便又给了三条意见:第一,你要去的话须写一个保证,借调一年后必须回来!第二,如果到时你不回来,这边也不会给你办理档案转移等调动手续!第三,艺术学院用我们的人,要给这边付费,一年六千块钱!这事,就这么又给拦下了。


在山东艺术学院(1986)


    现在想想,我上学及工作调动的事均没办成,也要怪自己,只因当时自己脑筋不会转弯,不懂人情事故。其实这事现在看来也并不复杂,只要到领导家里去疏通一下关系,也许这事就成了。可那年代不兴这一套,也没有人给我出过这样的主意,现在倒是明白了,可一切都错过了。

就这样,我在县文化馆一直待了二十多年,直到这领导退修了,我才终于办成了工作调动。先是到潍坊艺术馆工作了几年,后又调到了山东工艺美术学院。(待续)


2022年5月于北京工作室(根据采访录音补充而成)

上一篇     下一篇

地址:山东工艺美术学院造型学院 (山东省济南市长清区科技园路)邮编:250300

鲁ICP备14004444号 网站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