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依然安祥

作者:于新生    时间:2023-01-30    点击:1123分享到:更多



天堂依然安祥


于新生

 

惊闻刘宝纯先生逝世,感到十分突然和悲痛。刘先生是我非常敬重的一位前辈艺术家,他在国画山水创作中有多项突破和创新,为传统山水画的传承光大,做出了突出贡献,是20世纪50年代以来中国新山水画一派延续发展的重要代表。

我虽然与刘宝纯先生接触的机会不多,但与他的接触却给我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记得200112月,全国第七次文代会在北京召开,我与刘先生同为文代会代表住在北京饭店,由于我年轻,会务就按排我跟他同住一个房间,以便对他进行照顾。刘先生上世纪八十年代为人民大会堂、中南海、钓鱼台国宾馆等处创作作品期间,曾在北京饭店住过较长时间,因而与这里的一些领导和服务人员非常熟悉,有许多认识他的老职工听说刘先生来了,便过来看望他。

到了晩上。刘先生对我说:“你在这里等着,我出去一下。”我问用不用陪他去,他说:“不用,很快就回来。”过了一会儿,刘先生买了一大包吃喝的东西放在茶几上,招呼我过去吃。我一看忙对刘先生说:“这种事您安排我去办就行了,不用亲自去跑啊!"刘先生说:“我去一样,你陪我吃就行。"我觉得自己年轻却让刘先生关照,心中很是有愧。我们边吃边喝畅聊甚欢,不知不觉过了一两个小时。我问刘先生:“您还需要点什么,我出去弄。”刘先生说:“行了,天不早了,你赶紧睡觉。"我说:“不睏,再陪您聊会儿”,刘先生说:“不行,你得赶紧睡,我呼噜打得历害,等你睡了我再睡,要不待会你就睡不着了。”我拗不过刘先生,只好洗漱了一下,遵命上床睡觉。可我不知刘先生这呼噜到底打得有多厉害,经他这么一说,越想睡却越睡不着了,但为了让刘先生睡觉,我只好躺在床上装睡。刘先生见我没了动静,便也上床睡觉,躺下没几分钟,这呼噜便起来了。我还是第一次见识这么高水平的呼噜,声音不但高吭嘹亮,其变化多端也可与他的山水画媲美:一会儿逶迤曲折,峰迴路转;一会儿嗄然而止,毫无声息;一会儿猛然暴发,惊雷炸响。且毫无成规,至出神入化之境。我担心他憋气,便悄悄起身探望,见他表情安祥,便又放心躺下,但睡觉是不可能了,就这么在呼噜声中一惊一乍地过了一晚上。第二天清早,呼噜停了,刘先生起身见我醒着,便问:“昨晩我打呼噜没影响你睡觉吧?”我回道:“没有,我这人睡着了就是放炮也听不见。”“这样便好。”刘先生安心的笑了。虽然我整晚上没能睡觉,但自此之后,对刘先生的为人却更为敬重了,与他之间的关系也更为密切了。

不想现在刘先生离我们而去,这呼噜与他的画作竟成绝响。祈祷刘先生在天之灵天堂中依然呼噜连声,睡得安祥!刘宝纯先生安息!

 2023128日于北京

    下一篇

地址:山东工艺美术学院造型学院 (山东省济南市长清区科技园路)邮编:250300

鲁ICP备14004444号 网站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