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学院派”与中国画教学

作者:于新生    时间:2020-08-25    点击:487分享到:更多



谈“学院派”与中国画教学

  

2013620日就“学院派”与中国画教学等内容接受《艺周刊》记者采访。

 

记者:《艺周刊》近期开办了一个“再提学院派”的栏目。您对“学院派”绘画怎么看?


于新生:《艺周刊》“再提学院派”这个栏目开得很好,提出这个话题很有现实意义。

其实,在中国传统绘画中是没有“学院派”这个提法的,“学院派”是从西方引进的一个概念。它是西方文艺复兴后期产生的,主要是指艺术院校比较系统的教学体系和严格的教学方式,其艺术的风格趋于写实、严谨、规范。后来出现的许多现代绘画的新观念、新思潮、新流派都是反学院派的,要把学院派一些禁锢的东西解放出来,打破原有的规范去体现一种新的风格样式。但应该看到的是:实际上,这种反动是以学院派为参照来进行的,是艺术追求的一种自然延续。

当各种新的艺术思潮和绘画风格纷纷登场之后,“再提学院派”,回过头来看看“学院派”的艺术风格和方式在现时期到底还有没有价值和意义,这个切入点很值得去研讨。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在当代艺术中,反传统把以往的绘画基础基本都反掉了,只剩下了观念和一些绘画的元素,艺术已失去了过去整合性的规范和程式,每个艺术家都可以去自由表达自己的艺术观念,艺术与生活开始相互交混,艺术也是生活,生活也是艺术,谁都可以是艺术家,艺术家和非艺术家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在这种情况下,艺术到底应该不应该有一定的规范?需不需要绘画基础?是很值得思考的。

记者:学院派如今在中国画教学中有什么样的位置和作用?画中国画需要扎实的造型基础和写实训练吗?

于新生:在当今美术院校的教学中,与过去“传移摹写”式的传统学习方法已大不相同,现在学生初期阶段的学习内容要宽泛得多,基本是以中、西绘画传统为基础,其中对学院派绘画方式的了解和掌握是学习绘画基础的重要内容。

任何系统的学问都有其基础。从绘画的角度来讲,绘画同样也要有绘画的基础。艺术可以超越基础,但不能没有基础,不管你是去继承还是去反动。从艺术院校的教学来看,艺术教育是系统的,要依基础循序渐近,要有教学大纲和系统地教程安排,而不是教师一个人想怎么教就怎么教,隔一段时间还要进行教学大纲的研讨以做适当的调整和补充,但其教学的主干体系一般不会变。学院此种教学方式与社会上业余性质的自学以及过去的师傅带徒弟的方式相比,所接受的信息和学习的基础内容就明显要系统全面得多,因而,学院式教学仍然是当今艺术人才培养的主要方式。

就中国画而言,自西方的学院派绘画方式介入后,对中国画是一个非常大的补充,尤其是弥补了其对绘画造型深化的不足。中国传统绘画讲究“以形写神”,但对“神”的重视和追求,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对“形”的忽视。应该承认,过去中国传统的绘画形态在对现实生活及客观物象的造型表现上就显得概念和薄弱,比如:用传统中国画的方式来画现代生活或“重大题材”,其风格就会不协调,很难表现出时代感及现实性所传达出的那种震撼。虽然中西观念上的差异导致了其绘画形态各自的特征,但从“笔墨当随时代”的实际需要来看,西方写实绘画的介入,对中国画造型能力的充实还是起了重要作用的。因而,对写实基础的训练,在当代的中国画教学中还应该是一个很重要的内容。



记者:应该怎么看待中国画的笔墨传统在当下的传承和发展?

于新生:从学院的中国画教学对学生的要求来看,不但要有对中国画传统的了解和写实的基础,还要了解一些现代的风格和观念,因为一个时代要有一个时代的艺术,不同时代的艺术是不同时代的反映,也是相互不可替代的。仰韶的彩陶、商周的青铜器现代人是做不出来的,就算能做出来也只是形式的模仿,因为现在已经不是那个时代的思维方式和生活方式了,艺术也不是对那个时期社会现实的反映了。再如《清明上河图》,我们可以模仿,但也已经不是宋人精神的自然流露了。从此意义来说,现代人不可能做出商周青铜器,不可能做出仰韶彩陶,不可能画出宋画。也即是说:艺术既需要系统地掌握传统基础,又需要了解当代的艺术观念、风格、思潮与传统的不同,现代人要用现代的观念,去画现代的画。

中国画的语言、材料、工具有自身的民族特性,但是从大的环境来说,世界范围内的融合是不可避免的。从生活方式、日常用具、服装穿戴、艺术观念等方面现在都具有了趋同性:西服不是中国的服装,但我们也在穿;油画不是中国人的绘画方式,但我们也在画……世界范围内艺术的融合和相互补充是必然的。从绘画角度说,硬去限定这是中国画那是西画,搞得水火不容,意义不大。什么是传统?由过去沉淀而成的形态就是传统,现在人必然也会创造未来的传统。

记者:您的作品中既有传统笔墨的东西,也有民间美术的元素,还有一些西方绘画的语言。您怎么做到把这些自然地融为一体?

于新生:从我的艺术经历来说,接触艺术的形态比较多,对中国传统绘画、西方绘画和民间绘画都有涉猎。上世纪80年代初,我对民间美术有过很长时间的研究,后又到山东艺术学院学习了油画,再后又专心从事中国画的教学与创作。中、西绘画及民间绘画的东西在我的创作上均有所体现,比如:有些大型的美术创作包括参加全国美展的作品,可明显看出写实绘画对我的影响;我平常画的古装人物等,是以中国传统艺术语言为基础的一种东西;所创作的年画、连环画、壁画则有明显的民间艺术的成分。当然,在我的创作中这些元素又非是泾渭分明的,其中所体现出的造型、画面构成及艺术气息是多种元素的互相融合。我认为:对传统的学习是要了解传统,使之消化后变成自己的东西,并非是完全照搬。模仿过去的传统,画得跟古人一模一样,没有什么意义!

记者:您在教学中比较注重哪些方面?

于新生:从教学方面来说,在基础阶段我还是比较注重写实基础,当然也包括中国传统的及其它艺术形态的绘画基础,如形式的、技法的、语言的等等。写实的训练是重要的,在艺术院校不去打好写实的基础,到其它地方就没有这个条件去学了,在扎实的基础之上才能去进行艺术更高的探索和追求。我带研究生,教本科生,都强调一定要打好基础,如果没有好的基础,其艺术道路就不会走得太远。另一个特别需要关注的就是观念,当代艺术家必须有当代的观念,要用观念去把中西方传统的、现代的绘画元素融会贯通,要去进行一些新形式的探索,这样才能画出自己具有当代风貌的作品。  


2013年6月20日于济南


于新生水墨人物写生课堂教学示范作品 






























上一篇     下一篇

地址:山东工艺美术学院造型学院 (山东省济南市长清区科技园路)邮编:250300

鲁ICP备14004444号 网站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