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凉中的神奇

作者:于新生    时间:2021-10-25    点击:205分享到:更多



苍凉中的神奇


于新生

    

说不清楚,苍凉为什么要同神奇联系在一起?

帕米尔高原上,强烈的阳光照射着,雪山映衬在蔚蓝的天空下,洁白得耀眼。雄鹰在云间打着旋儿,把人的视线和思绪在光的迷离中拉进了苍穹。被风雪雕蚀过的冰川和岩石,千变万化,层次有序地从山峰上披挂了下来:直的、曲的、长的、短的、密的、疏的……形成一层接一层的连绵屏嶂,与天相接。没有任何植被的大块山体祼露出本来的色彩,延展布列着:红的、黃的、青的、白的,黑的、灰的……这些色彩又被冷冷的空气笼罩成为统一的整体,和协在高原上。山脚,融化的雪水搅拌着冲下来的岩石粉末,在加杂了卵石的河道里流淌,由近而远地蜿蜒过点缀着耗牛、骆驼、马儿和羊群的黄绿色草滩,逐渐地向天边的白沙湖平缓伸展着……至它融进沙湖的那一刻,则就变得静静的,蓝蓝的,清纯洁净的,带着羞涩的,依偎进了沙山的怀抱……

这里:有周穆王拜会西王母的传说;有“金生丽水,玉出昆冈”的珍稀矿藏;有丝路商贾跋涉的驼铃余韵;有雄踞要津、气势雄伟的石头城;有唐三藏西域取经的足迹;有让香妃散发出香气的沙棘花;有美丽圣洁的雪莲……

在这高原上生活的大多是塔吉克人,雄鹰即是他们的化身:一副泛着高原红清瘦面庞上着篮天的光,一双深邃锐利的眼睛嵌在紧贴眉弓的眼窝里,一座山峰般耸的鼻梁被显了出来……是高原生成了他们的形象,磨砺出了他们性格。那通透天籁般的高亢鹰笛,那雄鹰展翅般的骄健舞蹈,那俯望尘寰般的彩云生活,让他们与这雪山高原融为了一体。

画家手中的笔是受心灵驱动的,画面的形式也因感受而定,而由视觉到精神的体悟,则又是艺术升华的必经之途。面对这苍凉和神奇,我觉得我原来画中那些已有的定式和技法在开始变化:空间变得开阔了起来,人物变得峻拔了起来,景物变得通透了起来,画笔变得稳健了起来,墨色变得丰富了起来……我的心灵也似乎在往高处而去,与这高原、雪山、蓝天、白云、雄鹰汇合在了一起……


 

2021年9月于新疆塔什库尔干






















 

    下一篇

地址:山东工艺美术学院造型学院 (山东省济南市长清区科技园路)邮编:250300

鲁ICP备14004444号 网站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