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新生散文集《看不到自己》出版

作者:于新生    时间:2018-06-06    点击:1030分享到:更多

       于新生散文集《看不到自己》近期由济南出版社出版,并向各地新华书店发行。本书选集作者八十年代以来生活散文39篇,分为看得见、看得感、看得思、看得忆四个部分,书中插图除选用相关图片及作者绘画作品外,并由作者专为该书绘制插图数幅。本书发行期间望各位读者关注。


















































看不到自己(自序)

    你了解自己吗?

    你自以为清楚地了解自己,可是你却从来没有真正地看到过自己。不是吗?你所看到的自己,那只不过是通过镜面、水面或影像、照片之类获得的虚像。若不是有镜面、水面、影像、照片你恐怕连自己的虚像也看不到。你的美丑,只能通过虚像或别人的评头论足来间接地辨明。

    你知道你在想什么,知道你的一切预谋和计划,知道你所讲的话,那句是真话,那句是假话,可是你并不能看到你在亦真亦假中所做出的动作和流露出的表情,你只能从别人对你行为所做出的反应中,来判断你那真话或假话所带来的效果。

    人们需要在对自身美丑的确定中,来判定社会环境中别人对自己的感应,人总是对自己的外表充满好奇,总离不开镜子,总离不开同自己虚像的观照和别人的交流。可这种观照和交流却往往因缺少直观的参照而出现偏差。正因为如此,才会有《邹忌讽齐王纳谏》中 ,邹忌谓其妻曰:“我孰与城北徐公美?”问其妾曰:“吾孰与徐公美?”问客曰:“吾与徐公孰美?”那种不自信的疑问。才会有“东施效颦”中丑女东施摹仿西施胸口疼毛病的模样而自觉其美,让人耻笑,自己却不解其故的笑料。如果那时他(她)们能了解自己,看到自己,并与对方作直接的参照,会出现那样不自信的疑问和自觉其美的笑料吗?

    这是上帝的安排,你的眼睛是为了看别人的,你不能真正地看到自己。

    你了解别人吗?

    你的眼睛看清了他的外表,可以通过他的外表,来感受丑恶和美丽。可你并不了解他的内心,你不知道他内心的预谋和计划,也不知道他所讲的话,那句是真话,那句是假话。对他的内心,你只能在他亦真亦假的行为中做出自己的判断。因为,你不能真正完全地了解别人。

    也正因为如此,才会有:瞒天过海,欺世盗名,尔虞我诈,居心叵测……

    也正因为如此,才会有:越王勾践的吴国为仆和卧薪尝胆;才会有:鸿门宴上项羽的失误以至于垓下的霸王别姬……

    诚然,也有人的眼睛能看清真伪:吴子胥的眼睛是犀利的,他看透了勾践险恶地用心,可是直到他被挖下双眼悬于城门,也不曾让执迷不悟的吴王清醒过来;亚夫范增的眼睛也是犀利的,他能看透刘邦争夺天下的野心,可是楚霸王项羽却被自己的骄狂自大和刘邦的卑躬屈膝蒙上了眼睛。这都是因为,人往往会被别人美丽的言词和虚伪外表所蒙蔽。人,不可能完全的了解别人。

    可人们总是梦想着能看清楚自己,也看清楚世间的一切,总相信会有一种超越现实的法力去达到这一目的。你看到过三星堆出土的那个凸眼的大耳神像吗?你看到过千手千眼观音吗 ?你看到过过去、现在、未来三世佛吗?那即是人所创造的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并能预示未来的神,人们想借助这些神灵去了解自己未知的一切。有时候人也会把自己当作一个“接天通地”的巫师,自欺欺人的说:我能聆听神的旨意,我看清了自己,也看透了别人。可事实是:神只不过是人为的一种虚像,而你却是世间一个实实在在的人。

    你看不自己!也看不透别人!

    别犯琢磨了,不是早就有人阐述过主观、客观、内因、外因之类的事了吗?主、客是现实存在中不同的两个方面,白天过去,黑夜来了,两者不可兼得,这就是上帝造物的秘密。看不清自己就看不清吧!这样反而少了一些对自己丑事的难为情。不了解别人就不了解别人吧!这样反而对别人多了一些美好的想象。

    假如:人真的能够看清自己,也看透别人,那世界还会神秘吗?生活还有趣味吗?人们还有想象吗?历史还会有那么多的千古绝唱吗?

    尽管如此,还是需要提醒你的是:虽看不自己,却应该有自知之明;虽看不透别人,却应该有明辨是非的眼睛。

于新生

20046月于济南

后记

画画之余,也写写。天长日久,文就积攒了一些。

从艺以事专技为专业,但除专技外,还需吸收多方营养才成丰厚之象。其实,艺类诸种均为所感、所思之表达,只别于表达方式不同,且艺道相通,大律相类。就画、文而言,也仅是别于其载体不同:画借助于笔墨形图,文借助于字词语句罢了。为艺之道,画理、文理相为启悟,互做补充,画可通文,文可通画。

如此以来,我也常写文,并觉写文于我受益良多,感受有三:一是助记,可随记所感所思,积知累识;二是助理,可将所感所思梳理升华,归律悟理;三是助道,可将文理助于画理,融会贯通。故而就觉得:画者为文非是“不务正业”,而是“不误正业”了。

我写文多是随时、随机、随意为之,有与画相关者,也有无关者;有据现实有感而发者,也有臆想而来者。写文随意而为,成文后也就随意置之,除将其发于个人博客和网站外,很少拿出来正规出版发表。现济南出版社约稿成书,不得不郑重其事,将以往所攒之文悉数翻腾出来,理顺修改,整理分类,竞有近百篇。姑且将所见、所感、所思、所忆之文中短而可观者选些出来,取一小文《看不到自己》之名为名,并插图数帧,集为一书。尚余采风随记、为画随感等文类,留待日后再行结集。

虽觉为文“不误正业”,但总归为文有为文之术,故此次集文成书,仍是心中忐忑,总觉自己对文研究之时尚少,不上讲究之处甚多。因水平有限,仅供诸家闲余塞目,褒贬皆喜不屑一顾者无妨,若有顾者,请见笑嘻嘻!嘿嘿!咯咯!哈哈!

于新生

20173月于济南

 

上一篇     下一篇

地址:山东工艺美术学院造型学院 (山东省济南市长清区科技园路)邮编:250300

鲁ICP备14004444号 网站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