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张西望

作者:于新生    时间:2023-01-25    点击:2896


东张西望

 

于新生


画家外出采风,其情状与他人有别,常带画具和相机,一路东张西望,寻幽探奇,把所见中意之景画于画中或拍摄下来,居为己有。寻幽探奇为画者通,这东张西望之态全由此。还见美院老师带大批学生到乡下写生,持画夹、相机走街穿巷,登山踏野,到处扫荡,当地人戏称为鬼子进村。好在学生外出写生学校必三令五申须遵纪而行,故这类扫荡”便也秋毫无犯。当地人除对此觉得添了热闹外,也就习以为常,不甚在意。在人满为患的旅游景点,也常见画者到处东张西望。待他们选定景致后,或挥笔弄色,或持本速写,虽引来游人围观,但周围喧闹似乎与画者再无关联,只顾旁若无人地自己画了起来。我也常外出采风写生,其情态与此别无二致。

采风归来,便开始整理外出所获:修改画稿,浏览照片,该存的存,该删的删,然后将觉得满意的画作、照片发于博客或抖音,以显示采风成果。除此之外,我还常将所看所感写下来,作为采风的记录和补充。日后翻看,当时情景便历历在目。

我的这些采风随记起初只是随意而为,后来写得多了便有了些体会,觉得画、文之道皆有表现语言,画有绘画语言,文有文字语言,两者虽有不同,但也有相通相类之处,可互为启悟。绘画语言成视觉形态,以形状和色彩的组合为表述特征;文字语言成文章形态,以字、词、语法的运用为表述特征。人之所思所感,需以文表,在画不能及时,可文记之;视觉之形态,需以画见,在文不能及时,可画现之。故自古以来画者常作文,文人也常作画。文人为画,与画人之画有所不同,自带儒雅之风,由此也便就有了文人画。而画人为文,与文人之文似也有区别,自带画人之境画人为文文人画相对,我便称其为画人文。画与文我常兼而用之。

采风之处多为平日少去之地,故所见所闻也与寻常不同。有国内本土之境也有国外异域在陕北走黄土高原,在海南沐椰风海韵,在内蒙观草现牛羊,在苗寨察民俗风,在皖南宿古居民舍,在甘肃旅石窟戈壁……所到之处,皆在东张西望中留下了我写生的目光在俄罗斯观冬宫珍藏,在埃及览帝王之谷,在柬埔寨进吴哥石窟,在印度游红堡古城,在泰国拜佛寺神庙,在尼泊尔骑大象观景……所经之地,皆在寻幽探奇中印上了我采风的足迹。毎到一处,视觉的新奇感受,画趣文意也随之涌现。除以画绘其景致外,将经历写了下来。去处渐广,这种采风所见、所感、所思、所悟的文字便积累了许多。文所成,皆因四处东张西望有感而来。

 2002年11月于北京

    下一篇

地址:山东工艺美术学院造型学院 (山东省济南市长清区科技园路)邮编:250300

鲁ICP备14004444号 网站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