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谱

作者:于新生    时间:2023-01-25    点击:1367分享到:更多


画谱 

于新生


我存有一本画谱,是父亲留下来的。

听父亲说,这画谱是早年造纸厂一位常找他看病的工人从准备打纸浆的废纸堆里捡出来的。工人知道父亲喜欢画,便把画谱送给了他,当时画谱里还夹了一些鞋样儿。父亲常翻这画谱,有时还照着上边画两笔。我学画后,父亲便把画谱送给了我。

这画谱便是著名的学画范本《芥子园画》。


《芥子园画传》徐莲坡藏本

 

《芥子园画传》徐莲坡藏本

“芥子园”是清初名士李渔的居宅之名。因其婿沈心友家中藏有明代山水画家李流芳的课徒画稿43幅,便又请嘉兴籍画家王概整理增编了90幅,后再附临摹古人各式山水画40幅,173幅,篇首编“青在堂画学浅说”一文。于康熙十八年(1680年)以“芥子园”名义套版精刻成书,这便是《芥子园画》第一集。后王概又受沈心友之托,与他的胞兄王蓍、胞弟王臬,共同编绘了“兰竹梅菊”谱与“花卉翎毛”谱,成第二、三集,于康熙四十年(1701年)用开化纸木刻五色套版印成书,世称“王概本”。至光绪年间,又有石印本问世。康熙时的《芥子园画》印刷精致,印量很少,只能印几百部。时至今日,存世的康熙本《芥子园画谱》更为少见。而父亲所的这本画谱,便是康熙时套版精刻的《芥子园画》第一集。


《芥子园画传》徐莲坡藏本

《芥子园画传》徐莲坡藏本

 

此画谱为线装,由四册合订一集,己非常破旧,并有鼠咬及水渍痕迹多处,前后稍有缺页,但内容基本完整。从画谱中所盖莲坡、徐镜堂印、徐氏、鉴明等印章来看,可知画谱曾是清末民初画家徐莲坡所用。


 

     《芥子园画传》徐莲坡藏本


 

       《芥子园画谱传》徐莲坡藏本

 

徐莲坡(1870-1947),原名徐建明(其章也作:鉴明),字镜堂,号莲坡,自称莲坡居士,诨号“徐满幅”,是清末民国年间山东东北部(广饶、寿光一带)一位较有名气的画家。善画葡萄,并对当时新兴的指画技深有造诣。初学画并无名师指教,只是靠手头的几册画谱,一边临摹,一边斟酌推敲,自学而成。后为了拜师求艺,先后到过济南,去过北京,闯过关外,跋涉过巴山蜀水,游历过许多名胜古迹,访过多位颇有名气的书画家。从而开阔了眼界,受到了启迪,学到了许多有益的书画理论和技艺,画风也更趋成熟。


 

       《芥子园画传》徐莲坡藏本


 

       《芥子园画传》徐莲坡藏本


画谱中存有徐莲坡在空白处画的技法图示及用行楷小字书写的题记、诗词、注释、心得、画法等近百处,另外在画谱的“青在堂画学浅说”中还有用红笔圈点的标记多处。该画谱题字及图示如此之多,可见其学画态度认真严谨,知其对该画谱已是遍览数次,是他习画的珍爱之物对其绘画起到决定性作用的一本书。在徐氏附加的这些书画文句中:图示步骤清晰,技法娴熟,法度严整,功力深厚,同画谱珠联璧合,与文图相得益彰;书法俊秀稳健,圆中含方,笔路清晰,呼应紧密,工整中现飘逸之态,灵动中见稳重之容;诗句文辞规,意境空灵,温婉淸新,韵味深长,令人作尘外之想,让人感儒雅之气;画法心得有感而发,言简意明,条理清楚,见解精到,予画者以启悟,留后人以箴言。徐氏题字中落有光绪二十六年(时为1900年),徐氏生于1870年,可知此年其刚满三十岁。在此年龄,诗、书、画功力竟有如此造诣,其超凡才情令人叹!

 

     《芥子园画传》徐莲坡藏本

 

       《芥子园画传》徐莲坡藏本

 

画谱中除徐莲坡的书画遗迹外,其内空处还留有用钢笔随意写画的“劳动最光荣”等文字口号。徐氏去世的时间是1947年,父亲得到这本画谱的时间约在1960年前后,而用钢笔书写的“劳动最光荣”口号则流行于解放初期,表明这些文字的出现当在1947年至1960年之间,故其非徐氏所书,应是画谱的后来持有者所为,出自一个普通劳动者之手。从画谱破损缺页在内随意写画及夹放鞋样儿的现象看,此时该画谱显然已不被珍视,并失去了学画范本的功能。再从其鼠咬及渍水受潮的状况看,知其持有者家庭状况并不富有。又因当时该画谱既不能当饭吃,也不能当衣穿,更不可能卖钱,在别无它用的状况下,只好用来做夹放鞋样儿的本子这画谱的纸张偏软,夹放鞋样儿掀揭起来不方便,最后竞落到了当做废纸的下场,令人唏嘘。据传,徐氏留下来的其他画作也在文革期间大半焚毁,所剩无几。真不知徐氏在天有灵,其积一生心血的作品竟得如此结果,会作何感想?何止如此!曾经的时代曾经的类似之事当时则比比皆是,前闻有关方面举办过从废品收购站等处抢救搜集的文物精品展,展出的文物不乏上等级的珍品令人惊叹。这些文物能绝处逢生,让人欣慰。但那些未被抢救的,被文化创造者的后人们当做“四旧”或废品毁掉的文,又该有多少呢?由此而:我们这些画者,把自己的画作视如生命,将来其命运该不会是如此吧


 

     《芥子园画传》徐莲坡藏本

 

有幸的是:徐氏的这本画谱在即将成为纸浆之际,却经一个工人和父亲之手存留下来,成为了我习画的范本和珍藏之物。它所存载的历史痕迹和前辈画者严谨的治学态度,将给我们这些后学者以精神的激励、人生的感悟和艺术的启迪。

若莲坡先生在天有灵知此,也该欣慰了。

2022年10月于济南青龙山下





上一篇     下一篇

地址:山东工艺美术学院造型学院 (山东省济南市长清区科技园路)邮编:250300

鲁ICP备14004444号 网站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