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文化图形探源:导言 龙起源的疑问 于新生艺术网

龙文化图形探源:导言 龙起源的疑问

作者:于新生    时间:2013-12-10    点击:1014分享到:更多

     (本人自1983年开始探讨龙及古文化图形形成的本源问题,从一个全新的角度并运用新的研究方式依据原始思维及图形造型成因来探讨古文化图形的原本特征,对龙产生的原形物及古文化图的析解提出了与以往学术界观点完全不同的全新看法,现已写成近三十万字,书稿正在整理中,之后将陆续发表相关研究成果。)


导言  龙起源的疑问

 

 于新生


    龙是一个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名字。

    龙是人的祖先,我们是龙的传人。

    龙是自然神,它为大地行云布雨。

    龙是王权,它代表帝王至高无上的权力。

    龙是标志,它是中华民族的象征。

    龙是文化,它奇异的造型与艺术源流相伴相随……

    可龙起源的实质到底是什么?尽管对这个问题已有过种种论述,但到现在还未做出一个清晰一致的结论。

    “古文化图形原本还原”是本书在古文化图形研究中提出的一种新的研究方式:它运用图形造型学参与龙图形和古文化图形的研究,寻找原始图形生成的原本因素,依据原本思维方式和原本艺术造型方法去探讨龙图形及其它古文化图形的形成过程,以求还原古文化图形的造型原本,揭破龙起源及其它古文化图形的内涵和奥秘。

 

 龙起源的疑问

 

    “传言鳞虫三百,而龙为之长。龙为鳞虫之长,安得无体,何以言之。”汉代王充在《论衡》卷六《龙虚篇》中所提出的这个对龙的疑问,至今还一直在人们心中产生困惑:现实中到底有没有龙?龙作为一种图形它的造型起源于什么?龙是在怎样的社会背景和思维意识中出现的?龙的实质内涵是什么?人们为什么会崇拜龙?龙的衍化受到那些因素的影响?龙在不同时期又有那些象征意义和造型特征?本书就这些疑问,将从一个新的角度去认识龙,研究龙。

    关于龙的原形问题,已有诸多学者进行过研究和考证,并产生了众多龙的原形说,大多数的观点认为龙起源于某种动物或某种自然现象。其代表性的观点有以下诸种:以闻一多先生为代表的龙原形为蛇图腾兼并说认为,“所谓龙者,只是一种大蛇。这种大蛇的名字便叫做‘龙’。后来有一个这种大蛇为图腾的团族(Klan,即氏族),兼并了、吸收了许多别的形形色色的图腾团族,大蛇这才接受了兽类的四脚,马的头,鬣的尾,鹿的角,狗的爪,鱼的鳞和须……于是便成为我们现在所知道的龙了”[1];也有学者不同意这种图腾兼并的论点,但仍然认为龙的主体是蛇,龙是蛇的神秘化,发展变化了的蛇图腾就是龙的形象[2];有的学者认为鳄鱼的形象和习性更接近于龙[3];有的认为龙源于闪电[4];有的认为龙源于云[5];有的认为虹是龙的最直接原形[6];有的认为龙是树神的化身[7];有的根据龙首特征认为源于猪等等。的确,这些学者考证的所谓龙的“原形物”均与龙有着这样或那样的关联,但笔者认为以上诸说只不过是龙产生后,龙概念在原始思维中与以上所谓龙的“原型物”产生相关联系,从而使龙的涵义进一步扩大的产物,均不是龙的真正原形。

 

    [1]闻一多:《从人首蛇身像谈到龙与图腾》,《人文科学学报》1942年第2期, 第 9页。

    [2]徐乃湘、崔岩峋:《说龙》,紫禁城出版社,1987年。

    [3]何新:《中国神龙之谜的揭破》,《神龙之谜》,延边大学出版社,1988年。王大有:《龙凤文化源流》,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1988年。

    [4]朱天顺:《中国古代宗教初探》,上海人民出版社,1982年。

    [5]何新:《龙凤新说》,《诸神的起源》,三联书店,1986年。

    [6]胡昌健:《论中国龙神的起源》,《中国文物报》,总第25期。

    [7]尹荣方:《龙为树神说兼论龙之原型是松》,《学术月刊》,1989年7月号。

 

    (一)龙是诸多原始部族的共同崇拜物

 

    从现有发现原始龙纹的分布来看,龙崇拜的范围极广:黄河流域,长江流域,蒙古草原和黑龙江流域等区域均有原始龙造型的发现,早期的原始团族及其后的华夏集团、东夷集团、羌戎集团、北狄集团、苗蛮集团中也均有龙崇拜,说明在原始时期的很大范围内,诸多原始部族崇拜龙是普遍的现象,龙在早期各部族中是一种具有共性特征的崇拜物。

    如果按一般意义的图腾崇拜而论:人们图腾崇拜的原因首先是认为某种自然物与部族及自身的生存密切相关并具有血缘关系,被认为与其部族具有血缘关系的图腾崇拜物是部族与部族间相互区别的标志,如果大多数部族普遍崇拜同一种图腾物,则失去了图腾在部族间相互区别的标识意义。通常就某种图腾物而言,它也只是某个部族或几个部族的标识物,在诸多部族中无共性特征。再就部族的图腾崇拜物来看,图腾崇拜中的物类只是自然界中的某一种类,其大多是自然界中的某种现实物象(如:牛、羊、蛇、鸟等等),而少有像龙这样的超自然物。因而,从图腾崇拜特征及原始部族中普遍崇龙的现象来看,龙不可能仅是个性意义上的部族图腾。

    诚然,传说中的龙也具有图腾的某些内涵和特征,如:⑴存在图腾祖先信仰;⑵存在图腾生育信仰;⑶存在图腾化身信仰;⑷以此作为崇拜物和象征。甚至有的部族本身也以龙为图腾,商代的“龙方”即是有文字真实记载的以龙命名的方国,甲骨文武丁卜辞有:“勿呼妇好伐龙方”(《续》4·26·2),“王惠龙方伐?勿隹龙方伐?”(《乙》3797)等。但这并不能说明龙就是龙方国的独家图腾,考古发现表明,对龙的崇拜在不同的氏族集团中具有普遍的意义,而不是某个部族所独有。并且大多数部族除崇龙外另有自己部族的图腾,如:太昊的图腾是鸟,却以龙命官;炎帝的图腾是牛和羊,其本身却是“龙颜而大唇”;商的图腾是玄鸟,但从商代妇好墓出土器物中的大量龙纹来看,龙更是商所崇奉的神物,并且从其出土的龙形物数量和其所处地位来看,它要比商自身的图腾玄鸟地位要高也重要得多。这说明:在不同的部落和国家之间,不但普遍存在着对龙的崇拜,而且这种崇拜高出了对自己部族图腾物的崇拜。可见,龙是一个超出于个性意义图腾之上的诸多部族的共同崇拜物。就此来看,龙的原型物也只会在众多团族部落共同崇拜物的基础上产生,它代表着人类生存的某种共性内容,并非仅是个别原始部族自己崇拜的图腾。而不同部族的共性崇拜又一定是与原始部族普遍关切的自身生存、繁衍、发展密切相关,从此意义讲,能体现这些共性内容的崇拜物,也绝不是自然界中的某种动物、现象或某个氏族所独有的一般图腾物所涵盖了的。

    可以肯定:不同部族在崇拜自身部族图腾之外,龙是一种各部族共同的崇拜物,并且这种共同的崇拜说明:它的原形物一定与各部族的生存、繁衍、发展密切相关。那么,这个崇拜物的原形是什么?是什么原因使其与各部族产生共性联系从而让那么多的部族集团对它产生崇拜呢?

 

    (二)龙不是图腾兼并的结果

 

    从早期不同原始龙纹的造型特征来看,龙与龙的形象之间存在着很大的差异,仅就头部而论,有的似人,有的似鹿,有的似猪,有的似马,有的似牛,有的似羊,有的似鸡(据此,也就产生了现在的众多龙起源说)……在这些早期的龙造型中,可以看出:它们之间并无任何相互转化的传承关系,而唯一所具有的共同特征就是它们都具有长而弯曲的身体。但依此,并不能说明它们就是蛇图腾兼并了其它图腾团族的结果,因为很难想象:蛇图腾兼并了猪图腾把头部换成猪头,兼并了牛图腾再去掉猪头换成牛头,兼并了羊图腾再去掉牛头换成羊头,兼并了鸡图腾再把羊头换成鸡头……  头部通常是物种最具标识性的部分,在图腾团族的兼并过程中,是以征服和归顺为特征的,战胜者决不会把自己部落图腾最具标志性的头部转换成其它图腾的头部而让被兼并部族改变自身的图腾特征。此外,即是多氏族的联盟集团,也无须改变自身氏族的图腾,而去重新组合出一种新的图腾形态,因为图腾是指该图腾物与本氏族之间所具有的某种血缘关系,这种血缘关系是自身的特征且是不能改变的。并且在原始社会的同一部落集团中,可以有多个图腾的存在,如炎帝部落中就有牛、羊、蛇等图腾。再是从发现的现有龙纹资料来看,龙形象特征的逐渐固定并出现多种动物特征的组合形态是在龙造型出现的中后期,早期的龙造型只是呈现出某种动物的个性特征,且集中体现在其头部的不同变化,身体大多是呈相似的弯曲条带状特征,并没有出现多种动物的组合形态。像闻一多先生所说的:大蛇接受了兽类的四脚,马的头,鬣的尾,鹿的角,狗的爪,鱼的鳞和须,便成为现在所知道的龙的说法,那是根据后来中晚期的龙造型所做出的主观想象,并非原始龙的早期形象,更非龙产生的原因。因此,以蛇为原型的图腾兼并说不能成立。

    从早期龙纹的头部不同而身体却相似这一规律可以看出,早期的龙造型有两部分构成,即:不同种类的头部加上相似的弯曲条带状身体。所以称这些有弯曲条带状身体的具有不同物种头部特征的形象为龙而不是其物种自身,正是因为它们都具有与自身物种身体不同的弯曲条带状身体,这种特征使其超出了本物种的自然表象特征,成为了一种超自然的象征性形象,此现象是龙图形探源很重要的一个切入点。

    从早期龙纹的造型特征来看,可以这样认为:不同类型龙的头部各不相同(有的似人,有的似猪,有的似马,有的似牛,有的似羊,有的似鸡等),其显现出来的是不同物种的自然个性特征;不同类型龙的身体所呈现的共有的弯曲条带状形体,其显现出来的是崇拜内容的共性特征。龙与龙之间头部与身体的不同与相似,说明龙是不同物种(头部)与相同崇拜内容(体部)结合而成的。龙的弯曲条带状身体,是不同个性特征的龙所共有的基本特征,也应是龙崇拜起源的真正崇拜对象和内容。那么,这个弯曲的条带状形体的原本又究竟是什么呢?

 

    (三)龙的排生体并非龙的原形

 

    汉代纬书《瑞应图》中,龙被传说为“五行”精气所生:“黄金千岁生黄龙。青金千岁生青龙。赤金千岁生赤龙。白金千岁生白龙。黑金千岁生黑龙”(文中“金”读作“精”)。“黄龙者,四方之长,四方之正色,神灵之精也。能巨,能细,能幽,能明,能短,能长,乍存,乍亡。”此说中的龙显然是一种神物,而非自然界的生物之像,自然界中任何生物都无法具有这样的神力,也无法涵盖 “四方”“五行”之博广,它既是四方的神灵之精、万物之长,又是王权的象征,还是司雨之神。尽管在古代典籍和传说中有许多见龙、饲龙、斗龙、杀龙等有关自然龙的记载,但就龙的形象特征来看,虽然有的物种与龙有某些相象之处,甚至被认为是龙,但在现实中,神化的龙与自然界中的任何动物都不相同,它无疑是人们在一种特定的思维状态中创造出来的超自然形象,所谓自然中的龙也只是一些被认为与神化了的文化龙形象特征相近的某些物种。那些在古文献中所谓见龙、养龙、斗龙、杀龙、食龙等记载的“龙”其明显具有动物化的特点,与被人们崇敬并作为“神灵之精”的龙决非一物,这些动物龙均应是后来因其形象与神化的龙有某些特征相象而出现的排生体,如:蛇、蛟、鳄等。这些龙的排生体虽然在原始思维中产生了与龙的某种联系,但均非龙之原形。如果把人们所崇拜的神龙与可养、可杀、可食的似龙动物混为一谈,就会把认识探寻龙的原本起源导入含混无绪的歧途。

    自然界中的蛇与龙有某些接近之处(两者都具有弯曲条带状的身体),蛇跟龙也的确实有着某种联系,在很多崇龙的原始部落中也有崇蛇的现象。据此即有学者认为龙是蛇的神秘化,是蛇的升级。可到底是由蛇产生了龙,还是在龙崇拜产生后由于蛇跟龙的某些相象从而产生了对蛇的崇拜呢?《洪范·五行传》郑玄注:“蛇,龙之类也……”《说文》:“龙, 鳞虫之长……”《山海经·南山经·南次三经》:郭璞注:“蛟似蛇,四足,龙属。”《论衡》卷六《龙虚篇》:“人为倮虫之长,龙为鳞虫之长,俱为物长。”据此可见,其实在古人看来,蛇和似蛇的物种都是因与龙有某些相似才被归为龙属的,均是龙的晚辈。在原始思维中,人们有根据一事物与它事物某些特征的相似而产生联系并以此认为它们之间具有同类特征的现象,这种原始思维中所认为的自然界中人与事物之间、事物与事物之间的相通相类和关联,正是后来“天人合一”思想产生的基础。在龙概念的历史衍化中,蛇和蛟之类也只是因形状与龙形象的某些相似才被归为龙属,其实跟龙并非一物。

    至于龙源于鳄鱼、源于闪电、源于云、源于虹、源于猪、龙是树神诸说,同样也是因为这些所谓“原形”物与龙形象的某些相像而出现的排生体,并非本原之龙(其因将在后面章节中阐述)。



上一篇

地址:山东工艺美术学院造型学院 (山东省济南市长清区科技园路)邮编:250300
电 话:0531-82125501 89626357(办公室) 手机:15098778810
鲁ICP备14004444号 网站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