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化图形的原本还原:原始图形文化研究的新方式

作者:于新生    时间:2013-12-10    点击:1086分享到:更多

 古文化图形的原本还原:原始图形文化研究的新方式

  于新生

    以往对古文化的研究多采用研究材料与研究对象之间直接对应实证的方法。20世纪20年代前后,王国维提出了使用“纸上之材料”与“地下之新材料参证的二重证据基础上,又有学者提出“三重证据法”。古史研究家顾颉刚指出“传说”作为资料具有重要意义,他认为研究历史史料很多,大概可以分成三类:一类是实物,一类是记载,再有一类是传说。闻一多则在《风诗类钞甲》其“序例提纲”中提出,要依靠“考古学”、“民俗学”和“语言学”的研究方式带读者到《诗经》的时代去。用民俗学参与历史的研究,已经不仅仅限于资料层面,广义文化人类学理论指导,它的启示是通过文化积淀的现实形态来昭示文化的原本形态,相对于传统考据学的实证追求,提供了更多材料共同参证的可能性,无疑文化的覆盖力和穿透力

    然而,无论是“二重证据”、“三重证据法”或现用于古文化研究的其它方法(如运用“纸上之材料”“地下之新材料”、“传说”、“民俗学”、现代考古测定技术等),均是在寻求研究材料与研究对象之间直接对应实证的方式。这种实证追求对于古代的文学、历史以及文物的考证或鉴定无疑是相对严谨而可靠的,但是当面对原始文化中那些无法用现有材料或是根本就没有现有材料直接对应的问题,尤其是探讨那些神秘的图形文化的形成及其原本形态的寻源时,就显得有局限性了。

    那么,是否会有一种新的参证方式去进一步拓展古文化的研究,去破解那些神秘图形文化中的远古之迷呢?就此本书提出一种以古文化图形原本还原为研究方式的“四重证据法”。该方式是在“二重证据”、“三重证据法”的基础上以图形造型学来参与古文化图形的研究,通过对古文化图形造型方式的研究来探讨古文化图形的形成过程,从而还原原始图形的原本元素,破解古文化图形的奥秘。

    古代文化遗存都是以图形的形态保留下来的(种类有:绘画、雕塑、建筑、用品、文字等;形态有:符号、图像等),龙图形同样也不例外。图形文化形态的生成又必然与其图形的造型方式密切相关,但在以往的古文化研究中多关注于本学科的研究,缺少学科之间的相互渗透,以至古文化研究对图形造型学的图形形成方式及其图形原本因素少有涉及。就龙文化图形的研究而言,也仅是从龙图形的视觉表象特征去寻找其与自然物象间的对应,忽视了图形文化造型方式在原始图形生成过程中的关键作用,即是在其相关研究中涉及到艺术造型方面,也仅是针对其图形表面特征和纹饰的分类,而未能从图形生成的思维理念和图形造型方式等方面去进行深入研究,从而使原始图形和龙图形的解析也仅是限于表面形态与自然物的联系,故而也就总是难以从图形形成原本上找到有效的方法和答案。

    正是由于以上原因,本书在此特提出图形造型学参与古文化图形研究的概念。图形造型学是基于图形生成的思维方式、造型方式、造型原本元素及物化材料而言的,任何图形的生成都离不开其生成的思维方式、造型方式、造型原本元素及物化图形的材料。原始图形文化所表现出来的扑朔离迷的神秘复杂现象及图形所反映出的不同特征,正是基于产生这些图形的思维方式、造型原本元素并通过其不同的艺术造型方式物化在材料上来体现的。对图形造型方式的归纳、研究、分析及由其对古文化图形造型原本生成因素的还原,将会对古文化图形的研究打开一扇新的大门,并对古文化图形的解析和探源起到重要的作用。

    人类的文化形态需通过一定的载体展现出来,从社会形态方面讲,包括物质文化、制度文化、行为文化、精神文化和交际文化等类型,但从其载体的形式来看,本书认为文化的体现可归纳为:语音、行为、图形三种形态。

    语音文化指人类以语言、声音为特征来表述、交流、娱乐、传达思想情感的文化形态。包括:语言、音乐等。

    行为文化指人类以行为动态为特征来表达需求、观念、审美的文化形态,也即人以生活为特征的行为状态。包括:生产劳动、战争、交际、礼仪、表演及其它以行为为特征的人类活动。

    图形文化指人类创造的具有图形特征的文化形态。它是人类思维、情感、观念的物化形式,它的表现以物质为载体,以图形为形式,是具有实用或审美特性的人为创造的物质存在形态。包括:建筑、雕塑、绘画、用具、武器、工艺装饰制品、文字及图形符号等。

    这三种文化形态在不同时期的不同特征共同构成了不同时期的社会特征,考察这三种文化形态的特征是研究不同时期社会特征的基本依据。但在这三种文化形态中,只有图形文化具有相对的恒久性,语音文化和行为文化必须要通过图形文化或现在的录音、录像手段才能记录下来。在录音、录像出现之前,古人的语音我们听不到了,古人的行为我们也看不到了,现在直观可见的古文化遗存均是以图形文化的形态存在的,语言和行为也只有借助于图形才能标注和描绘下来,因而对图形文化的研究也就成为了古文化研究的主要途径和依据。而本书“古文化图形原本还原”及其“四重证据法”的主要研究方式正是基于这一点而提出的,其研究对象即是古文化中的图形文化。

    图形文化的形成须有四方面的因素:1.当时社会时期的思维形态(包括当时人对自然及自身的认知程度、社会观念等);2.某图形产生的对象原本元素;3.产生图形的造型方式;4.当时的生产力水平及物化这些图形的工艺与材料。在这些因素中,尤其是艺术图形的形成必与图形产生的思维形态、对象原本元素及艺术造型方式密切相关,其直接关联到图形的文化形态。也即是说:现在所看到的这些神秘的古文化图形均是由当时特有的思维方式、图形产生的对象原本元素、图形的造型方式及其工艺材料形成的。因而,只有了解原始时期特有思维方式、图形产生的对象原本元素、图形的造型方式及工艺材料与原始文化图形的关系,才能真正找到打开这些神秘图形成因的钥匙,还原其原本形态。

    这也即是本书运用“四重证据法”将图形造型学纳入古文化图形研究的原因。其在前人“三重证据法”的基础上,针对古代文化以图形文化为存在形式的特点,将图形造型学纳入古文化图形的研究,研究的方法是:不局限于考据材料与考证对象的1:1直接对应,而是在考古发现和其它可用材料的基础上,根据不同时期艺术图形产生的对象原本元素及造型方式,运用图形造型学,着重研究原始图形所产生的思维方式、造型规律及生成过程。通过弄清原始图形的生成方式,并将已知图形所产生的对象元素与图形造型方式相联系,从而还原并找到图形生成的原本。

    在此研究过程中,本书认为原始美术的思维方式和造型方式与民间美术的造型方式造型方式在其特征上有其相类相通之处。原始思维是人类思维的原本形态,原始艺术是在原始思维下产生的。随着社会的发展,人类的思维方式在认识过程中经历了由低级到高级的阶段,产生了今天的当代文明和当代文化,但社会的发展又由于其地域、环境、文化、民俗等多种原因,致其文明程度并非是同步的。在偏远封闭的乡里民间,就仍然保持和延续了许多原本性的思维的方式,并在这种原本性的思维方式下创造了与原始艺术造型方式相类似的民间艺术。思维方式的差异是造成文化差异的一个重要原因,而思维方式的类同也必然会带来了文化形态的类同,由于原始思维方式与民间思维方式的类同性及原始艺术与民间艺术造型方式的类同性(两者都体现出了思维方式及其图形造型方式的原本性,是母体艺术),就为两者之间产生了相互关联的依据。由于这两者所创造的图形都是以原本思维方式和造型方式为基点的,故而本书特将这种延续并保持了原始思维特征的不同时期的思维方式统称为原本思维,将原本思维下产生的原始艺术与民间艺术统称为原本艺术。此用意在于削弱因原始美术时间概念及民间美术范围概念所形成的隔离及差距,强化其形态的共性特征,从形态上将民间美术的思维方式和造型方式纳入到古文化图形的研究中,以利于在原始图形的研究中找到更多相互关联的现实参照,增加对古文图形研究中现实佐证材料的丰富性。

    对于龙文化及其它原始图形文化,本书所提出的将图形造型学参与古文化图形研究的“四重证据法”除依据已知的古代文献、出土文物、民俗学及其它相关的实证材料外,着重关注原始图形形成的方式及原本成因,切入点有三:

    1.龙图形的出现与原始的思维形态、原始崇拜对象和原始艺术造型意识密切相关,在对龙起源的探讨中,如果只是站在现在直观的角度,仅仅根据古代文献和出土文物去寻找一种现成实证材料与其进行直接对应,必然会导致研究者以现在的思维去直观的面对原始社会那种神秘的思维形态,从而造成思维方式在古文化图形研究上的偏离和错误。原始艺术的出现及其表现是原始思维方式的真实反映,而原始思维又是以“类感互渗”[1]的感性认知为特征的,因此探讨龙起源的奥秘除了要依据古代文献和出土文物为实证资料外,还应该以龙产生时代的原始思维特征为线索和依据,这是探讨龙起源及其它原始图形文化原本的认知背景和前提。

    2.龙图形产生在原始社会时期,其形象是通过图形的造型方式显现出来的。图形文化的造型有其自身的规律与方式,也正是由于原始思维下的艺术造型方式才产生了龙的形象。因而要探讨龙起源的奥秘就必须利用图形造型学去了解原始艺术的造型方式,去了解有那些原本因素通过图形造型方式参与了其图形的造型,只有了解了图形的造型方式和参与造型的原本因素,才能去解读并还原龙图形及其它原始图形的原本形态。

    3.民间美术是原始美术的自然延续,从民间美术中可以看到大量的与原始思维形态和造型特征相类同的艺术方式,这些原始艺术造型方式在现代的延续和遗存,会对龙起源及其它原始图形的解读提供诸多启示和佐证。

    从此三点切入,以原始思维为背景,用已知的古代文献和出土文物的实证材料为依据,从研究原始图形文化的产生方式入手,并在民间图形中寻求与原始思维相类同的佐证,通过研究原始图形的产生方式及寻找其图形的原本因素去还原原始图形的原本形态,此即是本书以“图形原本还原”方式参与龙图形及其它原始文化图形研究的基本理念。将此种方式用数学算式来作比较,比如: “五”等于“五”,但“二”加“三”或“七”减“二”也等于“五”,还有多个数字的“加”“减”“乘”“除”同样也等于“五”,“五”是由不同的数字和数学算式演算而来的。同此道理一样,在图形文化研究中,我们不仅要知道“五”等于“五”这种实证对应的方式,还要了解原始图形形成的其它方式。由于原始图形是由原始思维形态、艺术造型方式及图形的原本因素而产生出来的,只有把已知的古代文献及出土文物的实证材料带入原始思维形态和图形形成的艺术造型方式中去研究,才有可能得出正确的结论,还原原始图形的原本形态,从而揭破龙起源及其它原始图形的原本奥秘。

 

    [1]见本书第一章 .原始思维与原始图形的造型方式 一.原始思维与类感互渗


    下一篇

地址:山东工艺美术学院造型学院 (山东省济南市长清区科技园路)邮编:250300
电 话:0531-82125501 89626357(办公室) 手机:15098778810
鲁ICP备14004444号 网站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