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艺随感 于新生艺术网

从艺随感

作者:于新生    时间:2006-07-12    点击:2131分享到:更多

从艺随感
 于新生
    
    你想看到地球是什么形状,最好到地球以外去看。
    自由是人的主体境界达到一定层次的一种自觉追求,它不是任何人都愿意接受的,因为它必须承担由主体独立而带来的一切风险。
    艺术有一个令人神往的特征,就是:在有限的视觉空间中,得到无限的思维空间。
    艺术并非是要追求接近现实表象的“完美”,它有其自身的形态,是超越现实表象的,是深刻的,那些以接近表象为审美标准的人,就不懂的怎样欣赏真正的艺术。
    艺术应该超越现实表象,予人以美感的特质。让人:在麻木中觉醒,在狂躁中冷静,在浮浅中深刻,在平静中激动,在困惑中思考,在疲劳中放松。
    造型艺术的魅力就在于把那些没有生命的材料赋于生命。任何一堆“废料”都可能趋向一定的完美和均衡,那些没有生命的点、线、面,期待着艺术家在对它们的组合中生机勃发。
    美感取决于某一视觉范围内各因素的协调,在这一范围内美的东西在另一范围内则不一定是美的,在这一范围内丑的东西而在另一范围内就可能是美的。同样,人们的观念和认识也如此,所以在人们的生活中,美是随时空的改变而不断变化的,只有在艺术品中,它提供给人们的审美范围才是相对固定的。但不可忽视审美主体和客体之间的协调一致性,这种协调是多方面的,主观感情、客观内容和艺术形式达到协调一致,才能产生美感。
    罗丹说:“对于当得起艺术家这个称号的人,自然中的一切都是美的,”这是因为自然中的一切都是艺术家创造美的材料,这些材料 不管它在自然中是美是丑,只要它在一定的艺术形式范围内是协调的,就是美的。
    无论生活中的美与丑,只有通过艺术表现,寻找到表达其“性格”的完美形式,方可转化为艺术美。
    世界要保持自然生态的平衡,总是处在频繁的交替变化中,由不平衡到平衡,由平衡又到不平衡。人们对美的认识也是如此,永远也不会停留在既定的程式上,总是要去寻求新的美。
    在视觉中人们有一种把不完整的形趋向完整的功能,如断续的线条,半身的头像,人们会自动的补足和完善。人们的审美兴趣,往往就在于这种趋向完善的形式中。现实生活也是如此,一个绝对完善的东西是没意思的。艺术上的完善应该是诸艺术因素关系趋向完善,而不是所表现物象自身的完善。
    神秘感来自于事物概念的不确定性,一件事物所呈现的概念如果脱离现实状态或不能明晰的确定这个概念时,便产生神秘感。如对“鸟”的认识,我们通过其形态、习性、特征等的感官认识,得出“鸟”这个概念,但这个概念如果与正常的现实状态发生了变化和偏离,变得似鸟非鸟:一只鸟长出了九个头,或长了鸟的头却长了鱼的身子,那么它便变的神秘起来。在原始美术和民间美术造型中,对形象的描绘不以接近物象表象为目的,而是来源于日常生活沉积在大脑中的意象,这种意象与现实表象往往是偏离的或是主观臆想的,它在造型上表现为变型、夸张或“异物同构”,产生出造型的神秘感,而其表现手法常用单纯明晰的线条、色彩、构图,显现出一目了然的非神秘状态。写实美术与之相反,其造型以接近现实表象为目的,在造型上显现出概念明确的非神秘状态,而其表现手法却因其复杂的光线、色彩、明暗、虚实等因素的朴朔迷离的复杂性,而表现出一种神秘状态。
    艺术的抽象总让人与现实物象相关联:立体主义让人联想到机器;印象主义让人联想到天气,表现主义让人联想到热血,超现实主义让人联想到梦幻,中国民间艺术让人联想到花朵。
    审美标准是千差万别的,人们有着不同的层次(文化程度、社会经历、经济基础等),也就有着不同层次的审美趣味和艺术追求。在感官美和知性美、感觉与观念、情感与形式、具象与抽象等审美因素中,一般人多注重这些内容的前者,而有艺术修养的人则多注重后者。
    人们向往的永远是自己还没有得到的东西。人们景仰和崇拜的永远是自身文化能力之上的东西。
    在现实生活中,人们的心理状态总在不断的寻求平衡,因为心理状态总是处在一种对现实的不满足和对未来的不断追求中,随着人们心理在现实生活中不断变化,这种状态也在不断发生由不平衡到平衡再由平衡到不平衡的变化。故人在现实面前须进行不断的心理调节,这种调节可分为主动性调节和被动性调节。主动性调节表现为人的主动心理追求的需要,以对个性的肯定为特征,表现为一种对现状的超越,并通过行为或借助于一种形式,把这种心理表现出来。如:人们在贫困中寻求富有;在富有中反思贫困;在动荡中寻求安逸;在安逸中寻求刺激。在艺术表现上,如:在完美中寻求突破;在突破中寻求完美;在单纯中寻求丰富;在丰富中寻求单纯;在具象中寻求抽象;在抽象中寻求具象。被动性调节则表现为外在因素对人的制约,人们需要在其存在环境中寻求自身的稳定与平衡,它以协调为特点,表现为对环境的依从,如对命令、任务、制约、法规等的服从。前者表现为人的自我心理需要,后者则表现为人在环境中的安全需要。但竖立自我与适应环境,是每个人生活在世界上必须面对的两个方面。
    大繁小简见情趣;大简小繁见恢宏。
    写实主义运用人们现实中所熟悉的自然表象,给人们以抽象的启示,如:哲理、意义、说明了什么意思等。抽象主义运用人们陌生的艺术语言(点、线、面、色彩等)和自我情绪,给人一种具象的联想,如可能表现的是什么。
    欲望是人生存最为基本的生命支撑,人失去欲望就意味着死亡。
    西方的透视法将画面中的物象,严格地置于所设置的锥形视角里,在这个锥形中,物象被一定的秩序制约着向纵深消失,就象一个从底面向上看去的透明金字塔,它与当时的社会体制和人们的思维方式是一种非常相象的异质同构现象。印象主义产生以后,这种自然制约、整体的思维模式和等级森严的社会结构被打破,锥形的视角被打开,纵深开始消失,一切元素都挤到最前面来,显示着自已的存在,这种各种元素共生共存不分远近的现象,正是人们认识到自身价值的具体体现。
    艺术首先说明的不应是它之外的东西,而是艺术品自身。
    重复别人没有意思,重复自己也同样没有意思。
    有固定的传统,没有固定的未来。艺术的目的最终是要超越传统,而不是去接近传统。
    人大可不必把自已限定在一个固定的圈子里,不管什么画种、流派,都该研究和借鉴。只有广取营养,其肌体才是健康的。
    绘画语言的实质就是对客观物象的一种抽象表现,其点、线、面的组合规律就是自然规律的一种抽象,从绘画某一局部因素的组合,就可以体味到自然规律的特征。
    美感在于审美者和审美对象之间达到一种视觉愉悦和心理的协调,它包括纯视觉表象的和心理感悟的。在绘画中,画面的平衡与协调,给人一种视觉舒适感,但这种感官美却不一定达到与审美者内在心理的平衡和协调。艺术品应给人以艺术表象深层的心理感悟,这种感悟是同审美者的人生态度相联系的,它来源于人对生命、自然和社会的认识。
    悲剧美是艺术家站在高层次上俯瞰人生而获得的,它常常体现为灾难不幸对美好现实的破坏,几乎每一个艺术大师的作品,都具有悲剧美的特色,它最能体现出人生的真实状态。单纯对美好的象往和追求多出现在低知识阶层的艺术中,如民间美术的内容表现,它体现为一种:底层对高层的向往;贫困对富有的象往;现实对虚幻的想象;苦难对安逸的向往。但从其艺术形式和物象造型上,民间美术则显示了一定的悲剧意味,它改变了物象的自然状态,将物象压偏、加长、扭曲、变位,这种对物象原形的摧残,使客观物象服从于艺术表现的需要,达到了艺术上的完美,加强了民间美术的艺术性。
    民间艺术受到相对固定的表现内容和有限的材料的双重限制,在这种限制中,它追求一种体现内容和运用材料的完美程式,然后去重复这种程式,使之成为一种民间所共知的表意符号。
    民间美术不是以三维空间为表现目地的艺术,因为绝大多数的民间艺人不具备表现三维空间的能力,故其不去追求和现实表象的接近,从而产生出脱离自然表象空间的自由而活泼的状态,但其表现内容的的心理空间追求(祈福纳祥、驱邪避灾等)则是相对固定的。民间美术的造型语言不以自然表象的真实为依据,它以心理真实为依据,把艺术形象从现实表象中解放出来,使视觉形式成为超现实的艺术语言,建立起一种平行于自然秩序的民间艺术秩序。

上一篇

地址:山东工艺美术学院造型学院 (山东省济南市长清区科技园路)邮编:250300
电 话:0531-82125501 89626357(办公室) 手机:15098778810
鲁ICP备14004444号 网站访问量: